首页   要闻   行业   地方   观察   科技   投融   城市   专家   研报   学术   文博   文创   景区   交通   住宿   红色   乡村  乐园   户外   节会   环球   攻略

数字化旅游三部曲:旅游产业元宇宙建设方案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2-10-26 10:04作者:黄锐来源:文化产业评论

旅游行业在过去所实行的“门票经济”也在逐步地被“体验经济”所取代。


旅游产业元宇宙:数字化旅游


思变篇


一、引言


旅游产业,一般是指凭借旅游资源和设施,专门或者主要从事招徕、接待游客、为其提供交通、游览、住宿、餐饮、购物、文娱等六个环节的综合性行业。


人类何时开始的旅游活动,目前并没有确切的定论,但真正意义上旅游产业,是19世纪中期才开始发展起来的。随着工业革命的成功,促进了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同时,个人财富的增加,交通工具的改进,城市化进程的发展等一系列条件极大地推动了旅游活动的发展,终于在19世纪中期诞生了世界上第一家旅行社-托马斯·库克旅行社。旅行社的出现标志着旅游产业的开始,也标志着真正意义上旅游活动的开始。


旅游产业在20世纪80年代以前是以欧美为主导,到20世纪90年代,随着亚洲经济崛起,大面积旅游资源的开发,特别是以中国为代表的新生经济体的发展壮大,逐渐形成欧洲-美洲-亚洲“三足鼎立”的产业格局。


2019年世界旅游总收入欧洲、美洲、亚太占比分别30%、31%、32%,旅游总人次亚太占66%以上,欧洲和美洲基本接近15%,这说明亚太旅游的客单价和总收入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2019年全球旅游总人次为122.8亿人次,较上年增长4.6%,全球旅游总收入为5.9万亿美元,相当于全球GDP的6.9%,全球旅游业进入稳步增长阶段。


中国是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开始逐渐重视旅游产业的全面发展。


2009年,《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旅游业的意见》提出:“把旅游业培育成国民经济的战略性支柱产业和人民群众更加满意的现代服务业。”这是在国务院文件中第一次将旅游业定位为“战略性支柱产业”,此标志着我国旅游业经历了从之前的“旅游事业”到“旅游产业”再到如今的“战略性支柱产业”的转变。


而根据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测算,中国旅游业在2016年就对国民经济综合贡献达11%,对社会就业综合贡献超过10.26%,旅游业已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性产业。


2016年国务院首次将《“十三五”旅游业发展规划》纳入国家“十三五”重点专项规划,旅游业成为国家建设发展重点战略规划之一,旅游业发展进入快车道,从旅游大国向旅游强国迈进。


根据中国文化和旅游部发布《2020年文化和旅游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纳入统计范围的全国各类文化和旅游单位共34.16万个,其中各级文化和旅游部门所属单位66555个,从业人员69.98万人。中国共有A级旅游景区13332个,其中5A级旅游景区302个,4A级旅游景区4030个,3A级旅游景区6931个,中国旅游产业蓬勃发展。


但2020年突如其来的一场“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2020年全球GDP为84.75万亿美元,受疫情影响增速为-3.2%。而就在2019年全球GDP增速为1.5%,其中美国、欧元区、日本、韩国等主要发达国家的经济发展都陷入停滞。


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19年全年GDP为14.28万亿美元,增速为6.1%,但受2020年疫情冲击影响GDP为14.72万亿美元,增速降为2.3%。在未来常态化疫情防控的大环境下,景区如何兼顾游览与安全,如何化解游客需求与疫情防控的矛盾,如何通过数字化技术实现游客一站式定制化服务,如何让现实景观与虚拟技术融合,为游客带来全新沉浸式旅游体验,都是业界亟待解决的问题。


中国旅游业求生存、求创新、求发展,离不开新型数字技术的融合应用。


本文立足本需求,将用三篇文章分别探讨在新冠疫情常态化管理下的旅游业困境、思变和旅游元宇宙的建设方案和优势。


二、旅游业疫情之痛


△2011-2020年国内旅游发展情况


1.景区之痛


截至2020年底,中国共有A级旅游景区13332个,其中其中5A级旅游景区302个,4A级旅游景区4030个,3A级旅游景区6931个。而景区作为游客游览的目的地,是整个旅游产业链的核心环节,也是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冲击最严重的产业。


2020年1月24日起,因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我国90%以上旅游景区纷纷关停。要知道2019年春节期间,全国旅游接待总人次为4.15亿,实现旅游收入5139亿元,增长速度均超过7%。


大部分景区在春节关停期间,基本处于零收入状态,相关餐馆、酒店、线下娱乐的经营活动也基本停止。景区面临的压力主要表现在员工工资支付、贷款偿还、维护投入、订单退款、建设项目中断等。


2020年4月,部分地区才开始逐渐复产复工,到2020年7月国内跨省、市地区旅游,也开始恢复团队旅游。但随后疫情间断反复,防控措施仍然持续趋严,旅游景区断断续续地接待,仍然面临收入不足、维护成本高、人员工资和社会其他支出等入不敷出的现状。


例如:峨眉山自然景区2020年营收4.673亿元,同比下降57.82%;天目湖自然景区2020年营收3.74亿元,同比下降25.62%;长白山自然景区2020年营收1.48亿元,同比下降68.41%。


另外,我国70%的旅游景区,尤其是中西部不发达地区的景区,主要依靠门票收入,缺少附属产品收入和品牌增值收入等多样化收入来源,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关停和常态化防控限制,短时间内无法解决经营收入单一,客流量不足问题。


2.从业者之殇


截至2020年底,中国各类文化和旅游单位共34.16万个,其中各级文化和旅游部门所属单位66555个,旅行社总数为40682家,从业人员69.98万人。根据中国文化和旅游部发布的2020年度全国旅行社统计调查报告数据显示,2020年度全国旅行社营业收入2389.69亿元,与2019年同比下降66.4%;营业成本2280.86亿元,营业利润-69.15亿元,与2019年同比下降315%;利润总额为-71.77亿元,与2019年同比下降266%,双双亏损。


2020年度全国旅行社国内旅游组织5772.71万人次,与2019年同比下降67.3%;接待7515.82万人次,与2019年同比下降59.3%。入境旅游外联41.31万人次,与2019年同比下降96.6%;接待66.15万人次,与2019年同比下降96.3%。出境旅游组织341.38万人次,与2019年同比下降94.6%。


根据行业岗位调查数据显示,有80%的被调查导游虽然从事着导游相关工作,但没有业务。有15%的导游虽然从事相关工作,但还会趁有时间做些兼职,在最大程度上增加自己的收入。同时还有35%的人表示,自己停工可能会持续到2023年。从这些数据我们也能够看出,导游行业目前存在着失业的风险,如果想要养家糊口,可能就要另寻出路。


通过以上数据不难看出,本次新冠肺炎疫情对于旅游社、导游等旅游从业者的影响不可谓不大;景区的行业生态环境、供应链渠道及其服务商也严重受挫,线上平台和线下旅行社,酒店、餐饮、购物、娱乐等服务企业,还在苦苦挣扎;对我国文化旅游产业结构和商业模式必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疫情在2020年初暴发之时,没人能想到直到2022年的今天旅游业的恢复依然是缓慢的,旅游业的从业人员将面临产业格局调整和业务模式的升级。


3.游客之苦


一边是景区、旅行社、酒店、餐饮等苦于客流量少,入不敷出;一边又是大众游客苦于无法随时出行,抓住景区开放窗口,扎堆游览。即便是在疫情阴霾和防疫政策的双重限制之下,2020年中秋国庆的8天长假,全国游客仍然献上国内出游6.37亿人次,恢复到疫前同期的81.5%;消费4665.6亿元,恢复到疫前同期的71.8%的喜人成绩单。一度让人们看到旅游业恢复的曙光。


但新冠肺炎病毒的持续变异,从贝塔、德尔塔到现在的奥密克戎,使游客的旅游需求无法全部释放,旅游产业恢复缓慢。2021年春节七天假期国内出游2.56亿人次,恢复至疫前同期的75.3%;实现旅游消费3011亿元,恢复至疫前同期的58.6%。2021年国庆假期国内出游5.15亿人次,恢复至疫前同期的70.1%;实现旅游消费3890.61亿元,恢复至疫前同期的59.9%。


从“入境旅游限制”、“出境旅游限制”到“无必要不出省”等防疫政策要求下,游客的出行窗口在缩小,出行范围在变窄。


2020年以来,有限的旅游出行时间,造成大量游客拥堵和滞留,游客苦不堪言。据高德地图发布《2020国庆出行报告》显示,2020年10月1日至7日,全国高速拥堵里程占比同比上升66%;国内主要5A/4A景区中,有近300个已恢复至去年国庆的游客量水平。


2020年9月30日,杭州市区出现的大范围交通拥堵,是近5年来严重拥堵持续时间最长的一天,因为9月30日是2020年国庆、中秋双节重叠假期的第一天。


根据中国文化和旅游部测算数据,2021年“五一”假期,全国国内旅游出游2.3亿人次,同比增长119.7%。实现国内旅游消费1132.3亿元,同比增长138.1%。


“五一”期间,全国共约1.2万家A级旅游景区正常开放,约占全国A级旅游景区总数的90%,全国5A级旅游景区接待游客约4800万人次。游客需求的集中释放,在让人们看到产业希望地同时,又严重的影响了游客的游览体验。


景区里人山人海,高速路上大排长龙,类似“八达岭长城景区发布游客流量预警”,“杭州西湖断桥变人桥”,“西安兵马俑只见人头不见俑”等负面新闻不断。游客旺盛的需求与旅游窗口的不确定性和间断性使游客叫苦连天。


三、后疫情时代的数字化旅游思变


2022年2月,迪士尼公司CEO Bob Chapek表示,元宇宙是迪士尼首要考虑的战略之一。未来,迪士尼既要在主题公园中创造出真实的世界,同时也要利用媒体、数字和虚拟元素,以流媒体平台为契机,将两者进一步结合。


2021年11月18日,张家界元宇宙中心在武陵源区大数据中心正式挂牌,张家界成为全国首个设立元宇宙研究中心的景区,揭开元宇宙与旅游融合发展的大幕。


国内首家元宇宙主题乐园深圳冒险小王子元宇宙主题乐园将落地深圳光明小镇,总投资75亿人民币,计划2022年底对外开放。


2021年11月海昌海洋公园携手Soul App打造的“海底奇幻万圣季——打开年轻社交元宇宙”主题活动圆满落幕,活动通过分享万圣社恐星球测试赢取公园门票、使用AR贴纸合影搞怪获取“万圣灵魂派对”入园资格、乐园盲盒缆车惊喜互动等线上线下联动的创意玩法,为年轻一代带来了沉浸式、场景化的社交新体验,活动上线后48小时就有超14万年轻用户积极参与互动。


北京的环球度假区、张家湾、大运河景区等都将引入元宇宙应用场景,希望借助全球最大环球影城产业资源,联合周边文旅地产,共同打造体验式、沉浸式商业,形成顶级商圈。


另外,还有上海奉贤区新城元宇宙城市会客厅;全球首个唐朝历史文化背景的元宇宙项目“大唐·开元”;奥雅绽放数字艺术中心元宇宙体验空间等多个元宇宙文旅项目启动,一时间元宇宙成为旅游业追捧的明星。


尽管很多项目还只是利用VR、AR等3D渲染设备实现景区项目的宣传和推广,还处在元宇宙的早期阶段,但我们有必要去展望和分析旅游业与元宇宙将擦出什么样的火花?


旅游从本质来讲,既要体现“旅”的外出含义,即为了实现某一目的而在空间上从甲地到乙地的行进过程;又要实现“游”的游览、观光、娱乐含义。人们对旅游的需求,实质上也是希望看到、触到、感受到与自己生活空间完全不一样的异域体验。


但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和持续,使人们便捷体验异域风情变得非常困难,而在后疫情时代中国旅游业将何去何从显得扑朔迷离。


不过有一点是得到政府、企业以及游客广泛的认同,那就是旅游模式将逐步向全域旅游、智慧旅游模式转变。


利用新型技术实现的非接触旅游将与其他相关产业不断融合发展,衍生出新产品、新业态和新供给。“元宇宙+旅游”就是通过三维建模、增强现实、虚拟现实等技术实现非接触旅游的一种技术路径。


它不仅改变了人们对旅行的全新认识,而且更好地满足了用户的消费需求。


以新冠肺炎为代表的呼吸道传染病,主要依靠人与人、人与物的近距离接触传播,这与旅游的核心理念产生很大冲突。旅游的体验过程不可避免会出现人与人的接触,人与景观、物品的接触,这似乎是不可调和的矛盾。


部分景区也意识到这点,及时推出“云旅游”、“云演出”等利用App、公众号、小程序等工具,实现远程的非接触式旅游服务提供。但旅游的核心理念是地理空间的转移和沉浸式游览、娱乐感受,仅利用互联网Web、App等数字技术和手机、电脑、电视等数字设备是无法达到人们旅游的真正目的与感受。



非接触旅游,不仅要体现无接触或保持物理上的安全距离,还必须保障旅游的核心理念,否则非接触旅游就只是景点的广告和宣传。非接触旅游必须要具有:实时性、空间感、沉浸感、定制化、3D渲染、动态交互等特性,否则无法满足旅游的基本要求。


1.实时性


不同于景区预先录制的景点宣传视频和特效CG,非接触旅游更关注的是所见一切是否是刚刚真实发生的,是否与游客处在一个时间维度上。一声鸟叫、一片落叶、一丝霞光都被游客实时观察和感受。实时性代表每位游客看到的、感受的、体验的都是独一无二的风景和人文,每位游客在不同季节、不同天气、不同角度都有自己的不同旅游体验。


非接触旅游实时性的数字化实现并不容易,这要依赖遍布景区360度的图像采集、天气感知、声音采集等海量传感器才能实现,并且还要处理海量数据的传递、存储和加工,需要将5G、云计算、物联网、AI等技术综合利用。


2.空间感


旅游的基本需求之一就是摆脱地域空间的束缚,希望去不同的地方体验异域风情。如果只是让游客在家看电视、看手机欣赏旅游风光,是达不到非接触旅游的核心功能。人类的空间感知能力是通过各种官能(视觉、听觉、味觉、嗅觉和触觉等)来感觉周围的空间变化。其中,因为进入人类中枢神经系统的神经纤维有2/3来自眼睛,所以空间感知觉大部分又是由视觉来支配。


非接触旅游需要通过数字化孪生模型,模拟各种景点和不同场景下的真实空间感受,并通过在客户端的游客多维感官设备将景点的视觉、声音、天气等空间感受,身临其境地传递到游客的大脑,让游客有身处异地的错觉。


目前,5D影院已经可以利用座椅特效和环境特效,模拟了电闪雷鸣、风霜雨雪、爆炸冲击等多种特技效果,将视觉、听觉、嗅觉、触觉和动感完美地融为一体。但在非接触旅游的应用中,还需要解决高昂的成本和设备小型化的问题。


3.沉浸感


目前,旅游行业过去所实行的“门票经济”也在逐步地被“体验经济”所取代,传统走马观花的旅游消费方式已经难以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出现了以80后、90后、00后为主的新兴文化消费群体和依托互联网技术实现文化旅游的沉浸式的体验消费方式。


沉浸式的体验旅游消费出现并逐渐成为主流,人们不再局限于纯自然景观的消费,相反更加渴望具有充分融入当地人文的体验性、娱乐性和知识性的多层次旅游体验。


另外,沉浸式的体验旅游自身所具有的高度模拟性、个性化、参与性等特点为游客带来不一样的旅游感受,同时也为消费者提供了身临其境的体验。


沉浸感除了来自空间感以外,还需要与当地景点人文活动建立互动,通过现代通信技术和网络技术,可实现对异地风土人情的沉浸体验。


4.定制化


近年来,随着人们对旅游品质要求的提升,个性化、高品质服务的定制旅游已经成为旅游发展的新趋势。


市场也正在从“生产者导向的推式传统旅游供应链”向“消费者导向的拉式供应链”转变。定制化旅游消费是通过寻找旅游达人、旅游博主来制定专属旅行计划的消费方式,这样既解决了“跟团游”的束缚,又能够解决自由行中旅游线路设计专业性差和参与性低的问题。


近几年来,线上线下旅游平台为了满足人们的个性化消费需求,纷纷推出了私人定制旅游业务。随着人们对高品质旅游消费需求的扩大,定制化旅游消费将迎来更广阔的发展空间,逐渐变成大众旅游消费。


5.3D渲染


人类的视觉神经拥有240万根神经纤维,占到中枢神经纤维的2/3,能感受80%的外部信息。达特茅斯学院神经学家帕特里克·卡瓦纳(Patrick Cavanagh)说过一句著名的话:“我们看到的并不是现实,我们看到的,只是大脑为我们编造的故事”。人类产生的视觉错觉是大脑有意识地自我认为。


以目前人类所掌握的技术,还无法完全1:1复制一座山、一座城市,但人类可以通过视觉错觉现象构建一个看上去真实的环境体验。3D渲染则利用这一特性,通过对多层图像控制与加工让人们误以为自己看到的是真实的视觉画面。


制作一部3D电影,每一帧需要花费20-30分钟的时间,一个动作大概需要90帧,一部电影至少需要半年的时间。但目前在非接触旅游的动态、实时3D视觉系统中采用传统3D渲染还有很大难度,还需要更自动化的渲染引擎和海量的算力。


6.动态交互


观看景区宣传片、视频、照片等单向的游览方式并不是旅游的真实目的,这也是众多“云游”、“云演出”App得不到游客认可的原因。


非接触旅游除了要解决前面所讲的实时性、空间感、沉浸感、定制化、3D渲染等问题,还需要解决动态交互问题。


动态交互对于接触式旅游是一件非常自然、随意和没有难度的事情,旅游过程中与周边陌生人员的一次握手、一个眼神、一次对话都会让现场的气氛和体验状态发生变化,而体验的状态变化则是旅游的乐趣之一,没有状态变化的旅游体验就如一张白纸般的浅尝辄止。


而对于数字化环境下的非接触旅游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光需要更加敏感、便捷的游客动作捕捉技术,还需要在与其交互的游客那里产生动作反馈。目前要实现该技术并非不可能,但造价高昂、设备巨大,未来只有彻底解决游客间、游客与当地人之间的动态交互问题,非接触旅游才能真正体现旅游的核心理念。


四、小结


本篇章主要介绍了中国旅游业在受到新冠疫情的冲击和影响后,无论景区、从业者还是游客都陷入长期的发展困境,而数字化的非接触旅游则是一种后疫情时代下的发展思变。


数字化非接触旅游需要建立实时性、空间感、沉浸感、定制化、3D渲染和动态交互等环境,而元宇宙则是其最佳技术路径。


旅游产业元宇宙:数字化旅游


路径篇


一、引言


根据中国国务院于2021年12月22日发布的《“十四五”旅游业发展规划》显示,未来中国旅游产业将继续坚持创新驱动发展,将“强化自主创新,集合优势资源,结合疫情防控工作需要,加快推进以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为特征的智慧旅游,深化“互联网+旅游”,扩大新技术场景应用。


特别是在新技术应用与创新发展方面,加快推动“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区块链及5G、北斗系统、虚拟现实、增强现实等新技术在旅游领域的应用普及,以科技创新提升旅游业发展水平。大力提升旅游服务相关技术,增强旅游产品的体验性和互动性,提高旅游服务的便利度和安全性。


鼓励开发面向游客的具备智能推荐、智能决策、智能支付等综合功能的旅游平台和系统工具。推进全息展示、可穿戴设备、服务机器人、智能终端、无人机等技术的综合集成应用。推动智能旅游公共服务、旅游市场治理、“智慧大脑”、交互式沉浸式旅游演艺等技术研发与应用示范。”。


2021年是元宇宙的元年,元宇宙的3D沉浸式体验、全数字化多维虚拟空间、虚实共生的数字生态等特点,与旅游业的现状形成融合的互补效应,因此一经问世,就受到国内外旅游业的关注与追捧。


1.2022年2月,迪士尼公司CEO Bob Chapek表示,元宇宙是迪士尼首要考虑的战略之一;


2.2021年11月18日,张家界元宇宙中心在武陵源区大数据中心正式挂牌,张家界成为全国首个设立元宇宙研究中心的景区,揭开元宇宙与旅游融合发展的大幕;国内首家元宇宙主题乐园深圳冒险小王子元宇宙主题乐园将落地深圳光明小镇;


3.2021年11月海昌海洋公园携手Soul App打造的“海底奇幻万圣季——打开年轻社交元宇宙”主题活动圆满落幕;北京的环球度假区、张家湾、大运河景区等都将引入元宇宙应用场景,希望借助全球最大环球影城产业资源,联合周边文旅地产,共同打造体验式、沉浸式商业,形成顶级商圈。


但元宇宙与旅游业的结合,绝不仅限于利用VR、AR等3D渲染设备实现景区项目的宣传和推广,而是需要利用元宇宙多维的数字虚拟环境、开放式的文创生态、独一无二的数字资源,构建一个可广泛存在,并自由发展的旅游虚拟世界。


结合在上文《思变篇》中提到非接触旅游典型特征,即:实时性、空间感、沉浸感、定制化、3D渲染、动态交互等,实现在景区、纪念品、虚拟人物、游戏空间等全方位的产业创新。


二、造景区沉浸式数字虚拟旅游空间


1.打造元宇宙数字化自然生态空间


近年来,中国生态旅游持续升温,是以森林、草地、湿地、海洋等资源优势为依托的休闲旅游方式,是旅游发展的新潮流。生态旅游主要依托国家自然保护区、国家森林公园、国家湿地公园等自然生态景区,开展观鸟、徒步、自行车、自驾、野生动物等全域大面积的旅游活动。


进入21世纪后,科技与生态旅游不断融合使旅游更加趋向智能化和智慧化。生态旅游景区可利用数字技术准确统计和预估旅游人数,实时掌握客流、路况等动态,提高生态旅游景区的管理能力以及游客的满意度;数字技术也可用于旅游过程的无缝连接,为游客的出行提供了方便,为游客提供个性化和深度体验服务。


中国首个未来景区样板的西溪国家湿地公园,把“科技+生态旅游”作为未来景区建设规划战略,其中智慧票务、智慧导览、智慧景区大脑都率先在此落地。


西溪国家湿地公园希望能够通过人工智能实现景区智能管理和数字化经营,通过实时监控等手段对数据进行分析,包括客源地分析、客流监控、实时路况等,游客则可通过扫码购票后刷脸入园,并能通过官方App预订酒店、购买美食、查看电子地图和旅游攻略,从而实现个性化行程定制。


但以西溪湿地为代表的景区数字化和智慧化优化,仍然是以接触式旅游为景区运营根本。而新冠肺炎疫情从暴发到现在也有2年多的时间了,目前还未有丝毫消失的迹象,常态化防疫的现实,逼迫景区需要开展更加深入的非接触旅游的数字技术探索。


在后疫情时代,寻求旅游新经济模式,非接触旅游将是接触式旅游的一种有效补充,游客可先通过非接触旅游对旅游活动预热,游客在家即可首先感受身临其境、沉浸式的旅游体验,可以低成本、安全和快速地感受景区知名景点带来的震撼享受。


元宇宙为非接触旅游提供了景区数字孪生建模、3D渲染、全息成像等多种技术手段和“随叫随到”、沉浸式的旅游服务体验。


景区自然生态景观可利用卫星遥感、卫星成像、地图、现场测绘和GIS等技术采集和生成基础景区地理3D信息模型,对于树木、草坪、水体等大量由相似自然物体组成的大面积自然景观,可对单一自然物体详细建模,再用AI技术自动补充剩余物体对象。


之后利用数字孪生技术,在元宇宙景区节点中生成生态景区数字孪生体,景区数字孪生体是由多个景点数字孪生空间构成,自然生态数字空间可采用从点到线,到面,再到立体空间的构建顺序,逐渐完善景区数字空间的模型。构建后的数字孪生空间通过元宇宙景区节点延伸到其他景区空间,最终形成景区相互连接的3D数字空间网络。


景区3D数字空间的建成可作为接触式旅游的补充,为游客提供低成本、便捷、身临其境、沉浸式的非接触旅游体验,游客可通过家庭头戴显示设备或全息影像投影实现景区全方位360度的参观游览。


2.打造元宇宙数字化博物馆


博物馆是保存人类文明历史发展进程的殿堂,是人类璀璨文明的见证。近年来,随着“文化热”的兴起,博物馆旅游已成为文化旅游的新热点。为更好地服务游客,博物馆也尝试采用互联网技术开展博物馆新媒体文化宣传和门票预约活动,推出了博物馆官网、微信、微博、短视频、App等众多互联网交互媒体平台。以上海市为例,140家博物馆中,有71家博物馆开设网站,132家博物馆开设微博、微信公众号,20家推出数字全景展厅。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09-2019年我国博物馆的参观人数从32715.6万人次增加到114669万人次。2018年中国国家博物馆、湖南省博物馆、南京博物院、陕西历史博物馆、浙江省博物馆、山西博物院以及广东省博物馆就集体入驻抖音,并且合作推出“博物馆抖音创意视频大赛”,通过一系列新媒体技术,将当下最受欢迎的流行元素与国宝进行有机地融合,让博物馆文化走进年轻受众。


受到疫情影响,旅游产业受到沉重打击,博物馆也不例外。目前已有多家博物馆推出线上VR展厅、“博物馆云春游”和“在家云游博物馆”活动,模拟实景参观,让游客足不出户就可以在线游览。


同时,有的博物馆通过数字图像采集、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新技术,进行博物馆文物数字化扫描、归档和云端永久保存。2019年故宫博物院和腾讯签署合作协议,通过利用“数字化+云化+AI化”完成文物的采集、存储、展示等活动,助力建设“数字故宫”。


利用新型数字技术挖掘博物馆海量文物资源的数字价值,开发具有市场竞争力的文化创意产品,目前已得到业界广泛认可。但在具体数字化路径方面由于受限于技术条件,往往只重视利用互联网平台,拓展文创产品销售渠道,扩大自身影响力,而忽视博物馆的数字化和文物的数字化本身已经形成全新的旅游数字经济。


文化与科技的融合,对于博物馆而言是一次重大的突破,科技不仅改变了博物馆藏品的展陈方式、消费者的体验方式,而且让博物馆成为数字藏品的版权所有者,可以促进数字藏品的交易与民间收藏。


元宇宙为博物馆提供了数字孪生空间构建和数字藏品发行的技术和网络基础。通过3D激光扫描和视频动态成像技术可构建博物馆室内的动态数字孪生。不同于目前常用的静态室内空间建模看到的静态图片,动态数字孪生可为游客呈现7*24小时实时在线的真实动态3D图像,游客可利用3D眼镜、头戴显示设备、全息投影设备等,以第一人称视角参观动态的博物馆展品。


同时,针对博物馆收藏品可构建1:1数字孪生文物,即:数字藏品。文物是人类历史文明遗留的瑰宝,禁止交易,但其数字复制品则属于文化创意产品,通过交易不仅可活跃文创产品市场,还可让人们更加深刻地理解文物背后的历史文化意义,提高全人类对自身文明的认知。


不同于直接对文物拍照、绘画或1:1的物理复制,元宇宙下的数字孪生文物通过区块链NFT技术(非同质化代币),根据文物历史文化标记、物理属性和外观特点的数据,构建具备文物唯一属性的数字藏品,实现数字版权和所有权的分离,数字版权将与文物实品实现1:1的锚定,所有权则可根据市场需求进行拍卖和交易。数字藏品作为全新文创产品,可在元宇宙网络内实现其价值转移和升值,博物馆作为元宇宙的一个节点将为数字藏品提供真实性验证和价值评估服务。


3.打造元宇宙数字化文化演艺空间


根据《2019年演出行业洞察报告》,2019年我国演出票房突破200亿,同比增长7.29%,其中旅游演出票房增速最快,同比上升9.58%,票房收入达到73.79亿元。特别是近年来,随着新型声、光、雾、电等新型特效技术的应用,旅游演艺也由旧有的镜框式舞台表演、实景演出,发展到现在的沉浸式演艺模式。新技术改变了以设备和宏大场面为核心的传统文化演艺,形成了以内容创新、创意以及新技术为核心的文化演艺,例如:“印象”系列、“山水盛典”系列、“又见”系列、“千古情”系列等情景体验剧。


作为2018《魅力中国城》年度魅力旅游演艺项目的《又见敦煌》,它就采用“走入式”情境剧场演出技术,通过剧场的舞美设计、技术操控和多维空间的立体表演,叙述敦煌千年的历史,将观众一下子带入敦煌的千年历史轮回中。另外,杭州宋城景区打造的大型高科技时空秀《古树魅影》通过采用先进的声、光、雾、电等科技手段营造出360度全景剧场,为观众带来震撼的视觉、听觉、触觉等感官冲击力,增强了现场的体验感。


受2020年疫情的影响,中国演出行业遭受巨大的打击。但同时也在倒逼旅游文化演艺行业加快新技术、新创意和新模式的应用,例如:利用互联网平台开展“云演艺”“微演艺”等方式。但显然只是改进表演观看的渠道,而不优化观众的体验,是达不到沉浸式演艺模式的要求。


元宇宙与文化演艺的融合,主要表现在利用元宇宙多维数字空间的延伸性,身临其境的内容呈现方式、角色互换的观看体验上。多维数字空间的延伸性是指现实向虚拟空间的延伸,当前向历史和未来空间的延伸,天地之间的空间延伸等,演出可跨越了舞台束缚,在元宇宙的虚拟空间内营造更加真实的演出环境。


身临其境的内容呈现方式是利用元宇宙3D渲染技术和VR、全息投影等技术,将表演的声音、景色、3D画面投放到观众跟前,利用情境、气氛、沉浸的体验让观众身临其境地融入故事中。角色互换是在演出表演中,观众可以数字虚拟人物参加到表演当中,观众可以作为演员不只是观赏者,真正让观众实现角色互换。


元宇宙与文化演艺旅游深度融合将形成全方位、多立体、互动沉浸式体验旅游演出,将极大地刺激了观众的感官,成为文化演艺旅游的主要发展趋势


三、打造景区数字纪念品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中国国内的景区出口也被设计为必须从景区纪念品中间穿越而过,且无论自然景观、非物质文化还是博物馆等都先后效仿。景区纪念品作为景区旅游产品的附属产品,是具有一定景区本地特色和纪念意义的商品,也称为景区商品。


但近年来,随着移动互联网和电商的普及,景区纪念品无论从设计、质量还是价格都毫无优势,游客对景区纪念品商店也望而生畏。


1.传统景区纪念品市场现存问题


(1)纪念品普遍雷同,缺少景区独特性


由于缺乏纪念品定制化设计、生产机制,也缺少基于纪念品的经济模型研究。目前中国景区纪念品市场的产品设计普遍雷同,缺少景区特有的生态、文化属性。例如:在四川峨眉山景区买到的手串、佛珠、木梳等纪念品,在山西平遥古城也能买到。


纪念品市场采用规模化和集约化设计和生产模式,大部分生产地都集中在江浙一带,而批发市场主要来自义乌,景区只是简单地采购、贴牌和销售,缺少对景区独特性的价值经营。


(2)价格混乱,普遍价格偏高


即便景区将纪念品店设在游客休息点、出口等必经之地,大部分人也只是看得多买的少、匆匆而过、避之不及。特别是在移动互联网和电商经济发达的今天,一个纪念品的价值几何,通过手指轻轻触动就能获取。而景区内的纪念品一般比电商贵1.5倍-2倍以上,且定价规则不透明,比较随意。


归其原因,核心是除去纪念品采购成本、店铺租金、人工成本后,销售价格与电商相比并无优势。


(3)普遍粗制滥造,质量堪忧


目前景区的运营模式本质上主要还是资源利用型产业,而不是产品创新型产业。纪念品作为景区旅游产品的附属产品,更多的是直接采购、贴牌和销售,而且中国大多数观光型旅游景区,属于“一次性”游览,重游率低于10%,游客去了一次以后几乎不会再去第二次,为此纪念品的质量也就不是景区运营者关注的核心问题。


2.利用元宇宙建立社会化纪念品设计制作网络


元宇宙作为一种数字平行世界,可通过价值互联网将社会参与者组织在一个高可信、价值对等互换、去中心化的交易网络中。景区运营者可加入元宇宙并利用网络的开放性将景区特色生态农户、旅游博主、独立设计师、小商品制作厂共同组织在元宇宙网络中。


景区运营者提出特色纪念品设计、生产、采购需求,独立设计师根据景区本地特色材料、景物等开展设计,版权归设计师所有,所有权归景区运营者;小商品制作厂商可根据设计图纸开展生产加工,加工材料可由景区特色生态农户提供;生产好的纪念品可由旅游博主开展数字化营销。整个过程多方参与者可通过区块链的分布式记账手段,将投入与应得收益写入账本中,景区或旅游博主每销售一件纪念品,所得收益将按照多方参与者预定比例依照智能合约进行实时分配。


在元宇宙中,各方付出与回报更透明,更具备合作意愿,“共建共营”的纪念品设计、制造、发行流程,为每位旅客提供独一无二的商品,通过集众人之力解决景区纪念品在独特性、价格和质量方面的困扰。


3.打造基于NFT的数字纪念品


2008年区块链技术的诞生,为数字艺术品提供了发展条件。区块链在分布式网络中利用密码学、账务、交易模型的综合应用实现了一种低成本、开放的交易真实性验证机制,例如:比特币的UTXO模型,每一单位的UTXO都能追溯其真实来源、持有和交易历程,这种特性使去中心化的资产验证成为可能。早期的区块链技术主要服务于货币和金融领域,近年来开始向艺术品、供应链、公共服务等领域扩展。


2021年3月,佳士得拍卖行6900万美元成功拍卖了数字艺术家Beeple的一幅NFT作品《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震惊全世界。NFT全称为Non-Fungible Token,指非同质化代币,是用于表示数字资产的唯一加密货币令牌,可以买卖。


世界上第一个NFT项目是2017年6月23日推出了CryptoPunks项目,CryptoPunk是由24×24像素、8个比特组成的不规则数字艺术图像集合。大约有10,000个,每个都有自己随机生成的独特外观和特征。Dapper Labs团队受到CryptoPunks的启发,在以太坊发布了专门面向构建非同质化通证的ERC721通证标准,并在2017年10月推出了一款叫做CryptoKitties的加密猫游戏,顿时火爆数字货币圈,一度拖垮以太坊网络。NFT的价值在于其独特性、唯一性和低成本的可识别性。


景区的纪念品产业可以利用NFT技术,发布基于景区独有资源与旅客购买纪念品那一刻的时空属性和游伴数字身份等属性的混合数字纪念品。数字纪念品可以发布到元宇宙数字化艺术品网络中,景区拥有数字纪念品的版权,而游客通过购买获得其所有权。


由于景区数字纪念品通过NFT拥有独一无二的属性,加之拥有景区独有资源的稀缺性和游客参与体验的独特艺术效果,使景区数字纪念品拥有艺术增值空间和投资作用。游客可通过二级市场拍卖或者交易自己的数字纪念品,从而使景区纪念品可以自由交易和收藏,景区利用密码技术,负责验证每个发行纪念品的真实性和有效性。


纪念品的NFT数字化,使景区在元宇宙数字空间内拥有发行和销售数字化纪念品的技术基础,从而扩大纪念品市场的规模和活跃度,NFT发行的低成本和真实可靠保障,使景区将更多的精力用于旅游主产品的提供和保障上,而NFT的收益即便是在类似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也可以更持续更稳定。


四、打造数字化景区虚拟人物


2016年11月29日,第一个知名虚拟人物“绊爱(Kizuna AI)”在YouTube上出道,并开创了虚拟YouTuber人物先河。“绊爱”是通过动画技术构建的一个动漫人物,凭借其二次元呆萌的人设,一度火爆全网,出道一年YouTube订阅数就突破100万。


但在其是否真实使用AI技术方面一直被诟病,更由于“绊爱”只是一个虚拟形象,其活动仍然受大量“中之人”、运营团队等真人控制,同粉丝的互动没有自主响应,缺少反映其人设的真实灵魂,随着时间的推移粉丝新鲜感褪去,其影响力就大打折扣。


2021年12月“绊爱”在出道5年后,最终还是以退场收尾,在“绊爱”出道之后涌现大量类似的虚拟YouTuber、虚拟UP主,但也无法解决“绊爱”留下的问题。“绊爱”给我们的启示是虚拟人物不能一直停留在虚拟形象打造上,如何建立虚拟人物独特的思想和自主行为,才是其长久生命力的保障。虽然“绊爱”最终以“停更”告终,但在YouTube、B站等视频网站上,有更多的虚拟人物不断涌现。受到她们的启发,其他产业开始关注、重视虚拟人物的IP形象应用。


目前越来越多的旅游景区看到虚拟人物在景点IP营销上的趣味性、新鲜感、粉丝经济和视频流量等方面的优势,分别开始打造属于自己的虚拟人物。


2020年07月13日,“城市数字IP形象直播展示暨城市虚拟直播间项目”在浙江杭州启动。启动仪式中推出了虚拟IP形象:“白素素”,这一形象以古代传说人物白素贞为原型,结合城市地方特色,并赋予其新时代下新的人物定义,欲将其打造成为城市旅游代言人。


2021年10月2日,在青岛会展中心举行的青岛动漫节·DC26幻梦动漫游戏嘉年华现场,作为青岛动漫节的形象代言人,虚拟偶像“海萌姬”,与“动漫岛”签署合作协议,正式进驻“动漫岛”平台,岛城动漫产业领域两大IP联手,将合作开拓文旅市场。


2022年1月31日,山西省晋城市国家5A景区皇城相府生态文化旅游区的虚拟数字人物,以线上拜年的方式与大众见面,视频中虚拟数字人在皇城相府生态文化旅游区景区前,灵动起舞、动作优美,最后通过拜年的方式和大家打招呼。


景区旅游虚拟人物一般根据景区人文、历史、地域等特点,通过动画设计出虚拟2D或3D的人物形象,并采用视频特效制作和剪辑技术,实现虚拟人物在景区真实场景下的动态表演。


由于目前常见的景区虚拟人物还只是一个类似“绊爱”的虚拟形象,一般只能配合景区运营活动,以动画、视频等方式向游客介绍景区景点和相关历史文化背景,实际产生效果有限。


元宇宙网络的兴起,为将旅游虚拟人物从一个IP形象升华到有灵魂、性格饱满、有自主意识的虚拟人提供了技术基础。元宇宙下的虚拟人物,不再仅是景区的营销工具,她具备更广阔的生存空间,人们可在元宇宙城市、交通、生活等多维数字空间发现她的生存轨迹,虚拟人物的设定将更饱满,更真实;元宇宙下的虚拟人物将采用全新的3D渲染技术,人们与她的互动可在真实环境下,而非仅限于视频或电视;元宇宙下的虚拟人物利用网络内海量的人格脱敏数据和AI算力,可实现更贴近人性的人物性格塑造,可与人们开展亲切自然的对话和行为反馈。


元宇宙为旅游虚拟人物提供了一片广阔的性格塑造沃土,使人物真实和自然,更贴近生活,基于元宇宙的虚拟人物价值将超越景区本身,可在其他领域扩展其应用场景。景区提供人文、历史和地域属性,使人物背景更丰满,而其应用则可在元宇宙广泛的数字空间内按需流动。


五、打造景区虚拟游戏空间


游戏与旅游本是互不相关的话题,但随着游戏3D渲染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对游戏地图和环境追求极度地逼真。以微软模拟飞行2020游戏为例,其本体地图数据有2PB大小。


据不完全统计,地图囊括了200万个城市、4万8千个机场、15亿栋建筑物、1兆5000亿棵树木,以及最高至海拔6万5000英尺的气象信息。


大量冒险类、模拟类、射击类等游戏,普遍依赖更加真实的地理环境,对真实环境的扫描、建模已经是游戏地图和环境设计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指环王》系列电影带火了其取景地新西兰的旅游;一部《阿凡达》则带火了湖南张家界旅游。电影作为一种艺术活动与旅游景点有天然的契合点,很多电影与景点都共同打造IP。目前,游戏也已从过去以生涯系统为核心的升级活动进化为以沉浸式体验为主的艺术活动,游戏越来越需要体现真实、人文、历史和地域的环境体系,而旅游景点则具备这样丰富的IP资源。


旅游景点在元宇宙中可以成为一个数字化孪生节点,通过一次性数字化建模,可多次向游戏服务商提供数字地图和真实环境渲染服务,景区可将景点的历史、人文、地域与物理空间结合打造数字化IP,向游戏服务提供构件化、按需组装的游戏背景服务。


在具体实现上,对于自然生态景观景点可先使用卫星遥感、卫星成像技术构建数字化景区地理全貌框架,对景区内的个别树木、小溪、道路做抽样的3D激光、视觉扫描,再用AI图像填充其余部分;对于建筑物、成名景点进行逐个实例化3D建模,构建室内数字化空间和物品模型。对于人文景观,可利用元宇宙庞大的时空模型,反向模拟和推演人文景观过去的历史演变轨迹,配合历史虚拟人物的塑造一个更加丰富饱满的人文数字景观环境。


由于前期数字空间建模需要花费大量成本和技术积累,景区可与游戏公司合作共同开发游戏空间IP,数字化游戏空间可作为通用游戏背景资源,有偿提供给其他游戏使用,游戏空间IP可在多个游戏间实现情节衔接,从而从游戏人文、历史、地域等故事背景上扩展元宇宙游戏的耐玩性、趣味性和逻辑严谨性。就像“漫威宇宙”中逻辑自恰的背景情节设置一样,在有限的景点资源之间建立跨区域的游戏元宇宙,将使更多的游戏情节设计实现逻辑自恰。


六、小结


旅游从本质来讲,既要体现“旅”的外出含义,即为了实现某一目的而在空间上从甲地到乙地的行进过程;又要实现“游”的游览、观光、娱乐含义。人们对旅游的需求,实质上也是希望看到、触到、感受到与自己生活空间完全不一样的异域体验。而“元宇宙+旅游”就是通过三维建模、增强现实、虚拟现实等技术实现非接触旅游的一种技术路径。它不仅改变了人们对旅行的全新认识,而且更好地满足了用户的消费需求。


旅游产业元宇宙:数字化旅游


完结篇


一、引言


2021年,元宇宙概念横扫全球,众多互联网巨头,如:Meta(Facebook)、微软、腾讯和百度等纷纷将元宇宙纳入公司发展战略。浪潮之下,元宇宙与各产业结合的可能性也正在社会各界中的探索。尤其是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的背景下,虚拟演唱会、虚拟教育、虚拟金融、学术活动虚拟化、虚拟创作等都加快了元宇宙的发展和研究。


当元宇宙遇上百废待兴的旅游业时,是否能够为旅游业转型和复苏赋能呢?通过《思变篇》《路径篇》我们已经详细讲解了旅游元宇宙的需求与发展路径,最后将用《完结篇》阐述元宇宙的典型概念、发展进程,并分析元宇宙的对数字化、非接触旅游的现实意义。


二、元宇宙的概念与发展进程


1.什么是元宇宙?


元宇宙(Metaverse),从字面含义理解是指“超越宇宙”,Meta表示超越,verse代表宇宙(universe)。而从其深层含义理解,则是指平行于现实世界又独立于现实世界的虚拟空间,本质是映射现实世界的在线虚拟世界。Roblox的CEO David Baszucki把“元宇宙”的主要特征归结为身份、朋友、沉浸感、低延迟、多元化、随地、经济系统和文明等八个方面。Beamable公司创始人Jon Radoff则从构造的角度把“元宇宙”分为体验、发现、创作者经济、空间计算、去中心化、人机互动、基础设施等七个层面。


元宇宙并不是具体的某种技术、某种系统或某种技术架构,其概念目前也仅限于逻辑框架,而将元宇宙限定化、标准化还为时过早。元宇宙是人类社会全面数字化的一种发展方向或路径,是人类社会数字化的镜像过程;元宇宙是实现人类社会虚实共生,乃至彻底摆脱宇宙物理约束,独立生存的一种大胆尝试。因此一切可以实现人类社会数字化镜像、虚实共生的技术都可纳入元宇宙框架中,但这也是目前元宇宙概念备受争议的焦点。


2.元宇宙的起源与发展进程


元宇宙的出现与游戏息息相关,既源于游戏又超越游戏。元宇宙(Metaverse)一词起源于尼尔·斯蒂芬森发表于1992年的科幻小说《雪崩》,其描述的是脱胎于现实世界的一代互联网人对两个平行世界的感知和认识。


而在更早的1981年,美国数学家Vernor Vinge在《True Names》一书中创造性地构思了一个通过脑机接口进入并获得感官体验的虚拟世界。


1984年美国科技达人杰伦·拉尼尔(JaronLanier)最早提出目前广为流行的“Virtual Reality”(虚拟现实)一词,同年他创立了第一家VR创业公司——VPL研究公司。


1996年,通过虚拟现实建模语言(VRML)构建的赛朋克风格的《Cybertown》,是“元宇宙”发展的重要里程碑,2021年,其也被翻新为模拟城市建造游戏发布。


2003年Linden Lab推出基于Open3D的游戏《第二人生》,是元宇宙发展的标志性事件,是第一个现象级的虚拟世界,被认为是元宇宙的雏形。


2006年Roblox公司发布同时兼容了虚拟世界、休闲游戏和用户自建内容的游戏《Roblox》,该公司于2021年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被誉为元宇宙第一股。


2018年上映的电影《头号玩家》中的“绿洲”,则把元宇宙描述为与现实世界本质趋同的虚拟世界,每个人都有个人的身份、社交关系和生活场景。


2021年Matt Lieberman、Zak Penn的电影《失控玩家》,让虚拟世界的机器人拥有自主意识,将宇宙中人机交互的展现的淋漓尽致。


近年来,Facebook、谷歌、苹果、腾讯、阿里巴巴、字节跳动、百度、网易等互联网巨头也纷纷布局元宇宙及其相关产业,也为元宇宙带来了巨额资本和大规模的用户和应用场景。


早在2014年,Facebook就以20亿美元收购了虚拟现实(VR)厂商OculusVR,开始在元宇宙产业布局,此后不断取得新突破。先后发布了:Oculus Launch Pad、Oculus Rift、Oculus Touch、Robo Recall、The Climb、Lone Echo、Echo Arana等多项VR设备与游戏。2021年10月,Facebook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于Facebook Connect开发者大会上正式宣布,公司名称将更改为“Meta”。


腾讯早在2012年,就投资了以3D内容及AR/VR内容开发为主的公司Epic Games,Epic Games旗下的虚幻引擎被认为是构建元宇宙底层数字空间的载体。2019腾讯与元宇宙代表企业Roblox合作成立其中国公司,2021年7月,由腾讯和Roblox合作开发的3D沙盒游戏“罗布乐思”正式上线。2021年8月,腾讯正式上线国内首个NFT艺术品交易APP“幻核”发行首个NFT艺术品——许知远担任主持的《十三邀》的音频黑胶。


2020年4月,字节跳动以1亿元战略投资了“中国版Roblox”——代码乾坤。同年8月,又以90亿元收购青岛小鸟看看(Pico),这也标志着字节跳动正式入局VR赛道,其旗下的Pico开发者平台主要为开发者提供国际领先的VR技术集成和支持服务。2021年6月,字节跳动旗下火山引擎就与亮亮视野共同打造了一款AR透明光波导眼镜。


2021年11月,微软在年度技术盛会Ignite 2021上发布了面向MR的数字化生产力平台——Mesh for Microsoft Teams,以创建企业化元宇宙。Teams将允许用户以3D卡通形象出现在视频会议中,同时支持VR/AR设备,支持用户分享Office文件和其他功能,让用户可沉浸式体验虚拟工作空间。微软将通过一系列应用融合数字世界和物理世界,未来Xbox平台也将加入其中。


2020年,英伟达Omniverse Open Beta公测版本上线,Omniverse为元宇宙的建立提供基础的虚拟世界模拟和协作平台,此后又发布了Omniverse Avatar和Omniverse Replicator。其中,Omniverse Avatar是一个用于生成交互式AI化身的技术平台;Omniverse Replicator则是一种合成数据生成引擎,可以基于现有数据持续生成用于训练的合成数据。


同时,Google、苹果等国外互联网巨头积极谋划元宇宙业务。Google通过Stadia布局云游戏,同时通过Youtube VR布局软件和服务;苹果也即将发布VR头显设备,售价可能会超过3000美元。而国内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百度、网易等采取各种措施布局元宇宙业务。阿里巴巴投资了AR独角兽Magic Leap,并专门成立了研发VR设备硬件公司;百度拥有百度AR实验室、VR实验室、VR交互平台等,投资了美国全息技术公司8i。


三、旅游元宇宙虚实共生的现实意义


目前,旅游行业在过去所实行的“门票经济”也在逐步地被“体验经济”所取代,传统走马观花的旅游消费方式已经难以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出现了以80后、90后、00后为主的新兴文化消费群体和依托互联网技术实现文化旅游的沉浸式的体验消费方式。沉浸式的体验旅游消费出现并逐渐成为主流,人们不再局限于纯自然景观的消费,相反更加渴望具有充分融入当地人文的体验性、娱乐性和知识性的多层次旅游体验。


另外,沉浸式的体验旅游自身所具有的高度模拟性、个性化、参与性等特点为游客带来不一样的旅游感受,同时也为消费者提供了身临其境的体验。旅游元宇宙的现实意义主要有:


1.身临其境的数字化自然风景


2009年由詹姆斯·卡梅隆执导的电影《阿凡达》在北美上映,随后很快席卷全球,为全球影迷带来一场3D观影盛宴。电影以全球累计27亿美元的票房,一举刷新了当时全球影史票房纪录。詹姆斯·卡梅隆在电影中塑造了一个叫“潘多拉”星球,其中有美轮美奂、气势磅礴、巧夺天工的自然景观设计;有外形独特和完整食物链的动植物生态设计。


在162分钟的电影过程中,始终让观影者沉浸在一种梦幻般、逼真的3D特效场景中。电影中杰克·萨利在带领纳美人拯救自己家园的同时,也带领观众完成了一次穿越宇宙的“潘多拉”之旅,以至于观众对电影虚拟的景观久久不能忘怀。


为了打造一个真实的“潘多拉”星球,《阿凡达》剧组参考了大量地球真实的地理环境和生物,并收集和绘制大量环境和生物素材,例如:由漂浮空中的巨型岩石,组成的空中山峰“哈利路亚山”(Hallelujah Mountain)就是从中国黄山、张家界获得的灵感和素材;而电影中颜色斑斓、造型独特植物则来自詹姆斯·卡梅隆在潜水看到的海底生物;将这些素材通过三维建模和动画软件MAYA对进行具象化建模最终形成数字化虚拟的自然生物景观。


詹姆斯·卡梅隆在2005年就开始研究虚拟景观、景物、动作的3D视觉拍摄技术,但这是以1.5亿美元的特效制作成本换来的,目前没有任何一个景区拥有这样的实力。


元宇宙时代到来将大幅降低3D视觉效果的制作成品,因为在元宇宙世界中每种生物、景观都具有复用性和关联性的,通过元宇宙网络的连接和数字化景物对象的共享、交易和流通,景区将以构件化的方式使用这些数字化构件,并组装自己的自然生态景区数字空间。通过元宇宙网络中的共享算力,可提高3D渲染的速度,降低渲染成本。


游客不仅可以通过专业3D荧幕欣赏自然风景,还可以使用低成本的3D眼镜、头显设备、全息投影设备和VR技术,身临其境地感受波澜壮阔的自然风景。由于对景区动植物单独具象建模,游客还能近距离观察数字化动植物的外形、颜色、作息、喜好以及它们的生理结构,生活习性。无论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草里蹦的,都能在元宇宙世界中找到他们的数字孪生体。


元宇宙的自然景观呈现,不同于电影按剧本拍摄的录影影像,而是在虚实共生的平行世界中可互动的实时视觉体验。游客在元宇宙中游览的自然景观,可根据游客的动作实现环境反馈,就像在《阿凡达》中杰克·萨利触摸螺旋红叶(Helicoradian)的场景一样,完全根据该植物的数字孪生体生物设定作出反应,即:常态下开着螺旋状的单片叶,受到触碰后便会立即收缩。


实时环境互动需要对游客的动作开展实时捕捉、采集和分析,并通过数字空间的孪生体模拟,实现与真实环境一致的视觉反馈。电影《阿凡达》是3D电影的巅峰之作,给观众带来梦幻的观影体验。而元宇宙的自然生态旅游则是由海量数字视觉模型和实时、动态、互动的3D场景渲染构成,是身临其境和栩栩如生的数字化游览体验。


2.丰富多彩的数字化人文体验


以太坊区块链虚拟社交平台Decentraland,在2021年10月21日举办了一场为期4天的“元宇宙音乐节”,包括Deadmau5、Paris Hilton、Flume、3LAU、Nina Nesbitt、RAC等八十多位全球知名歌手和名人参加该活动,吸引了5万名游客在线参加,每天在平台上举行的活动多达12场。主舞台是数字虚拟化展现形式,可以每天变换舞台设计,从“水”到“地”,从“空间”到“元宇宙”。


整个虚拟活动场地,具有身临其境的多种感官体验,包括拥有贵宾区,过山车、摩天轮和海盗船等游乐设施的游乐场,人体炮弹机,迷幻雕塑花园,可穿戴设备商品店,甚至还有便携式厕所等。


随后,Decentraland又在2022年3月24日成功举行了为期4天的“元宇宙时装周”(Metaverse Fashion Week,MVFW)。包括Dolce&Gabanna、Etro、Tommy Hilfiger和Estee Lauder等六十多家时尚品牌的五百多个造型参与活动。时装周有各大品牌精彩的虚拟时装秀,有虚拟购物中心和精品店,人们可以通过NFT方式购买该服装,并可最终在实体店兑换物理服装。各大时尚品牌寄希望通过低成本的虚拟服装秀,开拓数字化服装和时尚品牌市场,其中不乏花重金购置数字土地的品牌。


“元宇宙音乐节”、“元宇宙时装周”是元宇宙在数字化虚拟演艺活动应用的大胆尝试,从参与者实际体验来看,还亟需提高,特别是在3D渲染效果、平台稳定性、对高端设备的依赖性等方面还有很大技术缺陷。不过,人们也从中看到元宇宙在虚拟场景、虚拟人物、虚拟物品等物理映射的潜在商业价值。


人文景观和演艺都具备潜在文化关联性,无论是博物馆御用物品与朝代、皇帝的关联,还是某位文人骚客的书画作品与乘着酒兴挥毫泼墨的场景关联等,都让人们在人文游览中超越其表面所见,从而能更深刻低体验人文的价值沉淀。虚拟场景可以大幅降低在人文景观、情节演艺、舞台渲染的搭建成本,景区或者运营方只需要利用数字渲染模板,就可以实时进行场景切换。观众可跟随视觉的变化,快速地在不同空间穿越,在其关联场景中穿越。


人们在人文游览中更重视人与人之间的交互性,在游客与导游、游客与演艺人员、游客与本地人、游客与游客等产生的一对一、一对多、多对多的肢体、语言、眼神或其他行为的交互关系,都将提高游客的人文体验的深刻性。虚拟人物则是通过真实人的数字映射、虚构人的数字创建,在元宇宙空间内形成人与机器、人与人可交互的真实体验,人们可以对一位走秀模特评头论足,也可以在争抢一件数字艺术品,人们在虚拟世界的真实互动才是非接触旅游的乐趣所在。


在真实世界中人与物是社会的核心组成单元,物反映了人的需求,人反映了物的价值。真实世界中人与物的关系是通过采集、生产、交易和使用来建立的,这些关系中包括:所有权关系、著作权关系、使用权关系等。基于元宇宙的数字化人文体验,同样需要具备人与物的多种逻辑关系映射。


NFT技术可以实现现实物品在元宇宙中的数字映射,而点对点交易技术则是实现人与数字化物品所有权关系、著作权关系、使用权关系建立和转移。从博物馆藏品的映射的数字化藏品,从服装秀映射的数字化服装、从景区设计的数字纪念品,都可以成为元宇宙的价值储藏和交易媒介。


3.跨越时空的非接触游览体验


自古以来人类都梦想能穿越时空,无论回到过去,还是穿越未来。人类在现代物理知识的指导下,终于意识到物质是在被时间和空间束缚,而跳跃时空穿梭自如就是人类追求自由的表现。


在科幻小说和电影中,人类总是幻想使用时间穿梭机,往返于不同的时空中,开展时空旅游。但现实则很残酷,在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中已经给出结果,那就是人类如果要穿越时空首先需要将自己加速到光速,才能摆脱时空的束缚,但根据质能方程E=MC2,有质量的物体又是无法加速到光速的(这是因为物体在运动的时候,它的质量会不断增加,当物体的速度要达到光速时,质量也会接近无穷大,这时再给物体加速就需要无穷大的能量)。


目前,受到物理学的限制,想开展时空旅游只能停留在科幻电影中。


量子力学的出现又为时空旅游提供了另外一种可能,即:平行宇宙理论,是指从某个宇宙中分离出来,与原宇宙平行存在着的既相似又不同的其他宇宙。平行宇宙(Parallel Universes)由休·埃弗雷斯特三世(Hugh Everett)1957年首先提出,之后美国物理学家马克斯·铁马克(Max Tegmark)于2003年在科学人杂志中提出平行宇宙一共有四个层次:分别存在于10维、11维、12维及0维,而虫洞就是穿梭平行宇宙的通道,人类可以通过穿越虫洞而实现时空穿越。


元宇宙则是借用平行宇宙理论,提出以信息构建而成的数字化平行宇宙。人们希望利用无质量的信息,实现在多元数字空间的自由穿梭,而元宇宙网关就是在不同数字空间中穿梭的“虫洞”。


元宇宙是由海量自由创作的数字空间构成。景区根据自身人文、自然需求创建了多个维度的数字乐园,游客可在元宇宙的多个数字乐园中穿梭。美剧《西部世界》就讲述了一个由人工创造的多维实体旅游空间,游客可以一会儿在美国西部乐园与印第安人作战,一会儿又可以到印度乐园的丛林探险,还能去往日本幕府时代乐园与武士决斗。而在剧中第二季结尾,招待员(人造人)都放弃了物理实体,奔向世外山谷(Valley Beyond),一个虚拟现实的天堂。


在元宇宙的游客则是以纯数字化虚拟公民身份在每个类似《西部世界》的虚拟数字乐园中游览,并以角色扮演方式进入不同场景中演绎历史文明中的经典场景,以亲身体验的方式充分理解景区的历史文化与自然风光。


4.历史、现实与未来的认知交融体验


游学是世界各民族文明,最为传统的一种体验式学习教育。圣经中记载的东方五学士,祝贺耶稣基督诞生的故事;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在中国游历的故事;都透露出古代西方游学的风气。而中国自古以来,就非常重视游学对人格养成和知识形成的重要作用,孔子率领众弟子周游列国,增进弟子的学识,培养弟子的品质,开阔眼界。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就是中国传承至今家喻户晓的教育古训。先秦时期墨子、庄子、孙子、孟子、荀子、韩非子等思想家,无不是著名“游士”。汉时有张骞出使西域,远至波斯,今伊朗和叙利亚。唐时有玄奘取经到印度,明时有郑和七下西洋,远至东非海岸,还有大旅行家徐霞客作了游记。


游学是一种通过游历体验、交流的学习活动,不同于从书本获取知识,游学会让认知更加广泛、深刻和真实。但受制于时空限制,过去的游学只能认知现实,而不能认知历史和未来。人类历史文明主要依靠文字、图像记录,人类的未来主要是靠猜想,当前人类需要一种可以实现历史、现实与未来认知交融的工具。


元宇宙是一种多元宇宙,人类将物理实体世界映射为数字世界,形成虚实共生的平行世界。如果再加入时间维度,将形成无限时空并行的多元世界。每一个平行世界的现实映射结构相似,但发展和结果却又不相同。就像《复仇者联盟4》中在神奇博士看到的1400多万种可能中,期待的只有唯一的一种。


在元宇宙中现实世界将被复制和映射成数字空间的快照,人们将在现实数字空间中畅游,饱览地球之美。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快照就是人们的数字历史。和书本历史相比,它们更生动、更真实。这些现实映射的数字空间在每个时间都会产生新副本,每个副本都有发展可能,这就是未来。与猜想不同,这个未来具备现实空间的约束,是通过现实世界演绎的高度真实的未来。副本数就是未来的可能数,人类的未来不只是一个,而是多种可能性的随机选择。


人类通过元宇宙跨时空的多元宇宙游学,就是人类重新审视自己的过去,认清现实与问题,思考人类最终命运的,历史、现实与未来认知交融的活动。


四、结语


目前,元宇宙作为资本市场追捧、产业界热炒的对象,势必会产生巨大的发展泡沫。作为从业者更要清醒认识元宇宙只是人类社会数字化发展的一种可能性,只代表一种发展方向,并非唯一路径。


元宇宙是一个结构复杂、去中心化、开放且不断演化的巨型系统,需要巨大的算力、先进的硬件设备以及相对苛刻的现实条件,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参与方可达成,其也面临着技术、内容、标准、伦理和法律等方面的现实难题,也非短时间可以解决。


过度解读元宇宙的宏观意义,对其发展是弊大于利。元宇宙的发展需要更加关注产业与消费应用的现实需求,需从商业模式、应用场景入手,驱动其从点到线、到面、再到多元立体空间的构建,才是发展之道。


本文提出的旅游产业元宇宙正是通过分析当下旅游产业面临的巨大困境,利用消费群体对非接触式旅游的潜在需求,构建直面问题的元宇宙在旅游产业上的解决方案,希望对从业者、产业界起到现实作用。

【中国旅游网版权声明】原创内容版权归本站所有,如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旅游网"或"www.ct.cn"并附文章链接,需确保文章的完整性,不得更改曲解原意;摘录和转载的第三方内容,本站无法保证其真实性,亦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属原媒体及作者,如有版权异议请联系我们予以删除。

相关推荐
2月2日消息 中国旅行社协会日前发布《关于做好试点恢复旅行社经营出境团队旅游业务的提示》(以下简称《提示》)。《提示》指出,旅行社应与游客签订旅游合同,明确各方权责。明确告知游客回国需持有48小时阴性核酸证明,并及时提醒和协助游客开展核酸检测,避免因无法提供核酸证明而延误返程时间。建议在旅游合同中就核酸检测费用以及游客未按照要求进行核酸检测导致无法按时回国的责任做出明确说明。根据《提示》,旅...
据文化和旅游部数据显示,今年春节假期全国国内旅游出游3.08亿人次,同比增长23.1%。实现国内旅游收入3758.43亿元,同比增长30%。全国文化和旅游假日市场总体安全平稳有序,文旅市场复苏势头强劲。  强劲的复苏态势也对各地旅游管理部门、企业经营者和一线工作人员提出新的要求。新华社记者发现,为顺应行业复苏态势,满足大众旅游服务需求,多地在探索中采取了平衡客流、升级安保、提升服务等一系列措...
2023年湖南省力争旅游及相关产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5.6%左右,恢复到2019年疫情前水平。2月2日,2023年湖南省文化和旅游局长会议召开。2023年湖南省将以举办第二届湖南旅游发展大会为抓手,擦亮“奇秀山水”“经典红色”“城市文化和都市休闲”“历史文化”“农耕文化”五张名片,力争旅游业总收入达8000亿元左右,旅游及相关产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5.6%左右,恢复到2019年疫...
2月3日电 记者从中国旅行社协会获悉,近日,中国旅行社协会发布《关于做好试点恢复旅行社经营出境团队旅游业务的提示》(以下简称《提示》)。《提示》透露,旅行社要按照《关于试点恢复旅行社经营中国公民赴有关国家出境团队旅游业务的通知》要求,在试点国家名单范围内开展出境团队旅游和“机票+酒店”业务。如开展单项委托业务,不受上述国家限制,但旅行社仍应严格按照法律法规开展单项委托业务。《提示》明确,旅行...
2月3日电 据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官微消息,自2023年2月2日起,中国驻日本使领馆调整赴华签证办理要求。请按照中国驻日本使领馆领区划分递交签证申请。更新后的赴华签证办理要求如下:一、无需办理签证人员(一)适用各类互免签证协定的外国人(二)持有效中国永久居留证件的外国人(三)持各类有效居留许可的外国人(四)持有效APEC商务旅行卡(不包括虚拟卡)的外国人二、申签流程(一)使馆领区的申请人请登录中...
聚焦/热点

聚焦/热点

副标题

聚焦
热点
关键词
关键词
红色旅游
乡村旅游
夜间旅游
康养旅行
户外旅行
研学旅行
城市
酒店
航空
攻略
景区
乐园
标签模块(3)(1)(1)(1)(2)(1)(1)

标签模块(3)(1)(1)(1)(2)(1)(1)

副标题

视线
论道
视点(2)(1)(1)(1)

视点(2)(1)(1)(1)

副标题

旅行
环球
视点(2)(1)(1)

视点(2)(1)(1)

副标题

动态
动态

全国旅游投诉举报热线:12345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12377

京ICP备2021027040号-2    经营许可证110105017960088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983  

China Tourism Network   Copyright © 2010-2023 ct.cn All Rights Reserved